分类导航

  •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党政建设 > 廉政建设

    廉政建设

    灭“蝇”除害正医风

    发布时间:2014-05-19 ? 点击率:1076
    ?

    灭“蝇”除害正医风

    ?????????????????????????????????????????????????????????????? —海南省医疗卫生系统八起违纪违法案件剖析

    ????? 看病难、看病贵是当前群众关注的一个焦点。?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医疗卫生系统工作人员贪污贿赂等职务犯罪案件呈多发上升趋势,严重扰乱正常的市场秩序和医药卫生管理秩序,破坏医患关系,社会反响强烈。?
      小吏不廉,无以治民,则风俗必坏。?
      纠正医疗卫生系统不正之风,必须灭蝇除害,以儆效尤。?
      2013年,海南省纪检监察厅系统通过深挖细查,连续查办了八起医疗卫生系统套取医保资金、贪污受贿、收受“红包”、商业回扣的违纪违法案件。海南省纪委监察厅通过开展廉洁从业警示教育和“红包”、商业回扣清退活动,发挥宽严相济政策的作用,严厉惩治了极少数腐败分子,教育挽救了一大批医务人员,有效遏制了医疗卫生系统行业不正之风。?
      雷霆之击方能标本兼治?
      一家省级安宁医院,尽管条件优厚,却把黑手伸向病人的救命钱,4年间通过虚开医嘱、虚开检查项目、虚列住院病人2962人次,套取医保基金2414万元。?
      调查人员发现,该医院8个临床科室、门诊部、医保办以及财务科等各相关部门相互配合套取医保资金,大量收治挂床住院病人,形成一个利益链条。如该院某科室共有86张病床,2011年该科住院病人最多时达到225人,是病床数2.6倍。?
      而身为医疗卫生专家、一院院长,不仅支持纵容套取医保资金的犯罪行为,而且在医疗器械、药品购销、工程建设、组织人事活动中收受人民币397万元等贿赂。?
      2013年4月,海南省纪委监察厅对省安宁医院院长符某诈骗公私财物及在医疗器械、药品采购等方面受贿问题进行立案检查。8月,符某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海南省纪检监察机关以雷霆万钧之势,严肃查处涉及该案件的腐败份子和腐败行为。由于工作失职渎职、贪污受贿等问题,省卫生厅中医处处长黄某、计财处调研员陈某、海口市妇幼保健院院长邢某等3名严重违纪人员分别被立案查处。因以权谋私、收受贿赂等问题,海口市美兰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陈某杏、海口市第三人民医院院长吴某分别被立案查处。?
      经过医保资金专项审查,2所医院打着促进发展旗号套取医保资金的问题暴露无遗,东方市八所港区卫生院套取医保资金83万余元,该院院长等7人于2013年6月被检察机关提起公诉;中建农场医院套取医保资金47万余元,该院院长于同年8月被省农垦总局纪委立案调查。?
      随着调查的深入,一些医疗机构和卫生行政主管部门的腐败现象逐渐暴露出狐狸尾巴来。?
      收受“红包”、商业回扣的行为令人震惊。调查发现,在药品、医疗器械、耗材供应商行业“潜规则”的侵蚀下,收受“红包”、商业回扣的单位既有卫生行政主管部门,又有一些省级大医院和市县医院;收受商业回扣的人员上至医院院长,下至科室主任、医生、护士等。查处一个院长带出一批老板,查处一个老板又带出一批医务人员。?
      由于药品、耗材采购具有长期性和重复性,一些人收受商业回扣时间跨度长、次数多,某医院总务科科长在3年间分9次收受一名老板共计10万元,某医院检验科主任在3年间分18次收受一名老板共计15万元。?
      通过查处这些案件,发现涉嫌收受“红包”、商业回扣人员较多。为打击极少数,教育挽救大多数,海南省纪委监察厅会同省卫生厅及时召开廉洁从业治理商业回扣动员大会,在全省医疗卫生系统开展违规收受“红包”、商业回扣清退工作,要求有关人员主动上缴“红包”、清退商业回扣,共有2055人次向海南省纪委廉政账户上缴1261.5万元。对4名违纪数额较大、在规定期限内不主动清退、经核实谈话仍拒不改正错误的医务人员及时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蝇生于腐 风起于微?
      “由于我在生活中放松了政治理论学习,放松了思想和职业道德教育,放松了遵守党的廉洁自律的自觉性,放松了对党纪国法的学习,导致自己迷失了人生道路的方向”。符某接受调查时说。?
      少数医务人员法律意识淡薄是违法犯罪的根本原因。查办的8个案件中,涉案人员普遍文化程度较高,有的是医院的主要领导或部门负责人,有的是行业的专家骨干,他们在医疗领域颇有建树,多次受到各级奖励。但由于医疗系统具有自身特殊性,重业务、轻法纪的问题比较普遍,一些医务人员的法律意识淡薄,对违规与违法、罪与非罪的界线认识不清。?
      有的涉案人员明知套取医保资金是一种违纪违法行为,依然置若罔闻,我行我素。更有少数人在案发后以为可凭借自己的地位、身份、金钱逃避法律制裁,如符某认为金钱是万能的,知道纪委正在调查他时,不惜以行贿的手段拉拢腐蚀办案人员。还有某医院院长在案发后宣称要花钱“摆平”司法机关。?
      不正之风,起于毫末。邢某供认,在医疗器械、医疗耗材等采购活动中收一点“回扣”、“好处费”、“提成费”,开始也是心里打鼓,但时间长了,认为是人之常情,到后来想拒绝都难了。“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廉政根底疏松,防线不牢,极易引发职务犯罪。?
      还有人心存侥幸,认为这是‘秘密行动’,不会有人知道。另一涉案人黄某谈到:“收钱时心理是矛盾的,总怕哪天被抓,可又存着侥幸,认为出不了什么大事。”还有些涉案人员认为整个医疗卫生行业风气就是这样,自己收,别人也收,被发现了也是“法不责众”。?
      从查办的8个案件看,监督缺位的问题比较突出。据介绍,涉案单位都有比较完善的业务工作规章制度,但监督机制普遍薄弱、责任不明确、落实不到位等问题突出,导致涉案人员权钱交易,走上犯罪道路。省安宁医院内部监督机制不健全,疏于对医院领导管理监督,虽然也有同志对套取医保资金提出过质疑,但在医院领导带头违规违法时,监督机制形同虚设。

    上一主题:警惕“潜规则”下的陷阱